爱上不该爱的人

罗伯是有妇之夫,琼安很清楚这点,因为他早已跟她说过。琼安是位漂亮迷人,受过良好教育,前途看好的律师。儘管出身政治世家,父亲仕途显赫,可是,她似乎找不到能够寄以终身的爱情。她结识罗伯之时,正值芳心空虚寂寞,很需要有人作伴,比她大九岁的罗伯,使她能偶尔享受浪漫晚餐及知心伴侣和肉体之愉。与孤独无伴的生活相比,他已经使君有妇的事实,似乎变得无足轻重。此外,她自己工作忙碌,这种游戏人间的感情使她不必做出许诺,也可以继续追求和探索其他有发展性的情感关係。而另一个好处就是,她可以让父亲不必担心她会变成老处女;她的父亲向来对罗伯评价很高,这让她感觉舒坦些。

琼安不断告诉自己,她没什幺错—已经结婚的不是她!这称之为拒绝面对现实,可是琼安并不了解这点。这可能是因为她以前就跟已婚男子交往过,结果还算圆满—从来没有被逮到。她想找个不差的人垫档,以等待天定姻缘来临。但琼安还不知道,如果你跟错误的事物纠缠不清,好东西就进不来你的生命。另一个现实是,她正处于情绪低落的时候,很想要找些乐趣,或是一些兴奋刺激的事,但在情感关係中寻求刺激,只会自讨苦吃。

不自觉地堕入情网

琼安不确定那是什幺时候开始的,她发现,自己日夜不停地想着罗伯。他们各方面都如此相配,实在是奇妙!他喜欢吃海鲜,她也喜欢海鲜。他喜爱歌剧,她也喜爱歌剧。最妙的是他们都是律师,能够分享日常工作经验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关心对象:琼安的父亲。

罗伯是琼安之父的法律顾问,是他的私人律师。虽然,琼安拚命想要打消这种念头,可是她忍不住会幻想与罗伯共度此生,将会如何美妙。他是那幺的大方!最了不起的是,他非常谨慎,做什幺都小心翼翼,免得被妻子发现。琼安心服他,因为他非常负责体贴。

罗伯跟琼安交往过的其他已婚男子不同, 那些人只不过吃过几顿她烧的菜,跟她同居过几个月,就无法自拔,当他们想抛弃妻子跟她结婚,她就会温柔地把他们推出大门,同时提醒他们,当初他们就讲定只是玩玩而已。这次轮到琼安上钩了。她意识到,自己已全心爱上罗伯,并怀疑他是否爱她。她不敢明白地问他,他也从来不提。她知道他非常敬爱他的太太,他们是社区标竿人物,认得罗伯的人都认得他的太太,他们就是那种标準夫妻。没有人知道罗伯与琼安暗渡陈仓,虽然他们已经厮混了四年。爹地有一点担心,琼安不再带男朋友回家,可是她老是提醒老爸,午餐约会跟晚餐约会一样地有意思。

琼安只能把对自己和罗伯的幻想藏在脑子里,因为她不能跟任何人谈论罗伯。她不能冒使家人蒙羞的风险,特别是她的父亲又快要竞选公职了。此外,罗伯已经表明,无论如何他绝不会离开妻子,她是他最好的朋友,也是他孩子的母亲。琼安很想问他,这样一来她算什幺,可是她通常都会打消念头,保持沈默。他们在一起这些年来,从来没有吵过架,连一句难听的话都没有说过。平静地过了将近四年后,她也不打算现在才开始争吵。但是,她实在希望,能够找个人谈谈她的处境。她曾试图与朋友讨论,可是她只要一说对方「还在跟别人交往」,每个人都众口一词:把他甩掉!特别是她的爹地,爹地说,她将会自取其辱,製造丑闻,最好要多注意自己的行为。

在他们交往第八年的第八个月, 琼安和罗伯被迫应付意外出现的生活现实,琼安怀孕了。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怀孕过,可是现在却中奖了。琼安已经逼近四十,这对生理时钟是个意义重大的阶段。事实上,她一直祕密地祈求怀孕,而且有一、两次故意不服避孕药,以达到目的。除了祈求上天赐给她小孩之外,她也想要一个丈夫。最后琼安向一个朋友透露,她已经怀孕四个月,对方是个已婚男子,她不知道该怎幺办。她们一起讨论这整件麻烦事,结果发现琼安早已所求皆应。「你要个小孩,就得到小孩。你要个丈夫,就得到丈夫,﹂朋友如是说。琼安抗议说:「我连丈夫在哪里都不知道,过去八年我一直跟罗伯在一起。」她的朋友平静地解释:「你并没有说清楚。你没有说明,你想要自己的丈夫。你得到的是你想要和期望的—一个丈夫和一个小孩。」

下决定时刻到来

麻烦有大麻烦, 也有小麻烦! 你猜琼安惹上的是哪种麻烦? 一个小镇的单身女郎究竟应该把孩子生下来,让父亲丢脸,把自己的事业搞砸,一生跟定这个已婚男子呢?还是应该偷偷溜到某个大城市去堕胎,让灵魂染上永远的污点,以后可能还得面对地狱的永恆之火?琼安和朋友努力思索这些问题。

在我们心中隐藏着别的用心、不明确的动机、达不到的幻想、不诚实和虚假不实的责任感,当我们把它们拿来作为情感关係的基础时,这种关係绝对没有爱的成分。形成这种关係的成分外表可能看起来很像爱,感觉也很像爱,可是在任何方面、形体、表现或态度上,与爱的本质相去甚远。你不能做一些毫无道理的事,却称之为爱。有爱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赢家,反之,则没有人能赢。如果你愿意接连不断地说谎,偷偷摸摸躲躲藏藏,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你就不是在追求爱;你是在表现自己心智和感情的垃圾!之所以是垃圾,是因为你很清楚那些是你不想要,对你不再有用,把你的环境塞得乱七八糟的东西。垃圾还有另一个特点是:有时你会把不想丢掉的东西丢进垃圾堆里。一旦发现不对劲,你会惊慌地满屋子乱跑,想把这个东西找回来。突然之间你想到,「我一定是把它扔到垃圾堆里去了!」你必须慢慢、有条不紊地在这些毫无用处的破旧、黏腻、发出恶臭的垃圾堆里上下翻寻,寻找你要的东西。一旦找到时,这个东西外表会沾满垃圾,你必须小心地把它清理乾净,希望它还有用处。

罗伯吓得目瞪口呆。他表现出支持的态度,可是他也吓坏了。他最初的本能反应是,一走了之。但他没有这样做,反而问琼安,她打算怎幺办,她老实承认,她也不知如何是好。她想要这个孩子,可是她并不希望让父亲失望,她尤其想要罗伯的孩子,可是她不想替他惹来麻烦。罗伯告诉她,她必须自己做决定,不论她打算怎幺做,他都会负起该负的责任。三个星期后,琼安还是拿不定主意。作为一个正直体面的人,罗伯向琼安的父亲自首。好,我们得说实话,他并不真的那幺正直体面!他吓坏了!他被迫老实招供,因为他不希望琼安那有权有势的父亲从别的管道—即从琼安那里,先听到风声。他只想自保!琼安的父亲当然很不高兴,可是他也表现得很支持他的样子。他建议罗伯,立刻向妻子说明一切,因为女人对于从别人那里听到这种事情时的反应会很剧烈。他很清楚这点,因为多年前,琼安出生后,他也有过这种经验。罗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他原本预期自己会被当场开除,想不到,对方却绅士风度十足,把他当成是惹了麻烦,需要协助的儿子一样地跟他说话。

正视问题,果断解决

如果你闻到垃圾的味道,还不马上把它清掉,它会污染整个环境!你身边可能长蛆,而这些讨厌的小东西,也可能爬进最隐密的角落。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你必须正视问题的存在,断然加以处理。琼安的父亲去找女儿,告诉她,他已经知道真相了。他也告诉她,不论她如何决定,他将支持到底。

我们想要某个东西或获得某个经验的时候,这种欲望最初呈现出来的形象是很纯粹的,它们发自我们的本质,那就是爱。但是,我们的作为,经常与本然的欲望和我们想看到的形象背道而驰。如果你想结婚,可是生命中却只出现已婚男子,那幺有问题的是放映机(你自己),而不是放出的影像(那些已婚男子)。你的意图或表达可能被一些垃圾给遮盖了,弄得模糊不清。你可能需要捨弃这些影像,专心寻求你真正想要的体验。如果你专心致意地追求这种体验,自然会出现适当的影像。

釐清心中的渴望

你想要有何种感觉?因为人的知识如此有限,我们通常只对自己看见而不是想要的东西做反应。我们相信,来什幺我们就得拿什幺,并把它放进我们製造出来的影像里。这经常是肇因于我们自以为早已知道故事的结局,我们自以为,随时都拥有完整的剧本。就在我们开始把手上的东西加以调整,以适应我们想要的东西时,又会出现新的角色、新的剧情,把整个影片搅乱。这种情况一旦出现,我们通常都会感到恐慌,这也就是混沌期的用意:学习如何利用爱的力量和存在,来调整放映机(我们自己)。只要把爱放进放映机里,所放出来的影像就会更清楚地反映出你的欲望。你的意图与期许会搭配得天衣无缝,所出现的角色会忠实反映出没有被垃圾污染了的意图。只要除去恐惧,除去各种条件,你想要经历的经验就会清晰浮现。

在生活和情感关係中, 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自己在寻找什幺、我们期望什幺、我们想要经验什幺,以及我们愿意做些什幺,以得到这种经验。在爱之家的二楼,你会学到许多这方面的知识。在二楼的学习主题是理念(看清楚)、诚实(你愿意做什幺以追求你的理念)、意图(你想达到什幺)和期许(你对自己想达到的目标有什幺信念)。这些都可能因为我们心里留存的垃圾,而变得模糊不清或受到污染。

在二楼,你也可能惹上大麻烦,因为人易于想要一个东西,却不谨守能够使自己获得想要的东西或经验的行动方针。一如你以为生命中出现的一切,都是通往你想要的方向,这是很危险的。有些事物之所以出现,只是为了协助你获得更清晰的理念而已;有些则是为了协助你澄清或疗癒你的意图。还有些事物经常是有朝向别的地方发展,你却误以为它们就是属于你的。由于期许不明确,因此你开始调整影像。

一、 我对爱究竟有何信念?我在寻找什幺?我在看什幺?我用什幺在看?你对爱的理念是你的经验的总合,加上你的期许,除以你的慾望。这是很大一票东西,你可能得花点时间才能把它们清点清楚。答覆这个问题, 便是对爱之家做开春大扫除的工具。

二、 我对爱究竟有何期许?当你开始拆除构成地基的石块时,整栋建筑物都会为之动摇。旧习惯、旧思想、旧期许是你地基的基石。你已开始把它们从你的意识中拆除,不幸的是,你没有代以新的思想、新的习惯或新的期许;因此,你可能需要一些新的东西,可是你必须体认,你不能用旧有的作风去得到这些新东西。你可能有些垃圾先得清掉。

三、 我真的相信,自己配得到爱吗?期许等于结果。你在内心最深处的想法,会在你的经验中表现出来,如果你错过这些事物,你会发现,你得到的经验与你想要的东西南辕北辙。

这些是二楼的问题,而我们在寻求答案的时候,它们也会在混沌期经验中显现出来。

要记得, 在二楼的时候, 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 可是你不知道该怎幺办。你知道你想要什幺,可是你不知道如何把它引进你的生活。改变的第一步骤即是检视你的期许和意图。你想达成什幺?你想要什幺经验?处于爱之家二楼的混沌世界时,你必须学会信任,信任自己,信任这个程序,最重要的是信任爱。爱会把你的意图和期许,用最崇高的表现方式带给你;恐惧只会使你最害怕的噩梦实现!信任源自心甘情愿,也就是你在地下室学到的课题。为了掌握信任,你必须愿意放弃你目前相信,以及你觉得自己已知的一切,以便学习新的事物。这种学习将能够调整你的放映机,协助你澄清自己的意图。

到此刻,你必然知道,心灵的声音正在跟你说话。这个声音是你的心灵,你的自我。你在爱之家各楼层经历各种混沌期经验时,你的任务其实就是用心倾听,并且信任所听到的。这种自我信任使你能够有意识地选择自己想要的经验。信任自己,尊重自己的感觉,绝非自私,而是你所能做的最疼爱自己的事情。你绝不会因此对别人变得麻木不仁;相反地,你因尊重自己而能够在不带愤怒、怨恨或勉强的情况下,去扶持和协助别人。你是出于爱心才这样做,因为你想这样做。这便是情感关係的用意,它向我们提供一种结构,让我们彼此扶持和协助,以寻找并分享幸福。这是彼此扶持的系统,而不是柺杖。你在地下室已经学会,把情感关係当成柺杖使用是如何的危险。

我在何处?

在爱之家二楼经历混沌期经验时, 对自己身处生命的何处感到困惑,是很正常的。也许你的过去充满了痛苦和混乱,因此,你会允许自己相信,你已尽力把事情做好。如果你得到这种结论,你是对了一半,也错了一半。对的是,你正在做你需要做的事情,你并不是没有能力做得更好,只是还有更多东西得去学习。错的是,你身处的情况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。你做的事,你的各种决定,你拥有的理念,以及你如何追求这个理念,都是由选择所造成的结果。如果你想要拥有新的经验,準备把垃圾拿出去丢掉,愿意信任这个成长过程,你就必须先正确地评估自己身处何地。

在进行这种评估、衡量、反省的混沌期过程中,你必须询问自己一些探讨性的问题,而且预备好倾听答案。这是一种强力的精神清洁剂,会把所有其他清洁剂的成分,全部带到沸点。在这种沸腾展开时,你会发现,自己从準备姿态转入已安置的模式。第一个问题:你在哪里?

这不是指地理位置,而是你处于自己心灵的哪个地方?你是否感觉还不错,没有什幺需求,只是想要某些你似乎无法得到的东西?你是否愿意学习和试图成长?你是否觉得疲倦、挫折、沮丧或生气?是否感到孤独、困惑和春情难遏?你是否非常努力,可是却毫无所得?你是否无所事事地等待上天降福?你可以想出更多问题来问自己,可是这些问题要能够让你有一个适当的起步。以下是问自己这些问题的程序—

一、 静止不动。专心呼吸。跟随呼吸的韵律,倾听自己的呼吸,持续三至五分钟。

二、 唸诵一段祷告或重複一段肯定句,把光、爱和心灵召唤出来。

三、 要脑子里所有的声音全部静下来,使你听到心灵的声音。

四、问一个问题。

五、 倾听答案。你可能想把答案写下来—这表示,脑子里出现什幺,就写下来。不要加以检查,只管写下来。一旦写好,就仔细地阅读你得到的答案。

六、整个程序重新来过,问另一个问题。

如果脑子里没有浮现任何答案, 就不要再问另一个问题, 敞开胸怀,心中仍带着这个问题度过白天或夜晚,因为答案迟早会出现。有人可能会说:「你看/听起来—」这就是答案!某首歌曲可能唤起某些情感或记忆,这就是答案!答案可能以任何方式出现,但是在你提出问题的这一天或未来几天,答案一定会出现。等到一个问题有答案了,就可以再问下一个问题。

接续第一个问题的答案,你将能够用第二个问题,去获得你可能迫切需要的清明领悟:我是怎幺到这里的?仿照寻求第一个问题的程序,去寻求这个答案。有一点需要警告你:你必须避免想要责怪别人的诱惑。如果你得到的答案是「因为他/她—」,那幺你做的深呼吸还不够。你还没有让脑子里的声音全部安静下来,你还在害怕,还在隐藏。

心灵绝对不会为我们所碰到的任何事情,责怪任何人,因为心灵知道,没有任何人是受害者。心灵只承认选择,因它才是生命最主要的力量。

多呼吸几次,再次问这个问题,加上一句:「我做了什幺选择,或没有做什幺选择?」现在你终于準备听真话了。等真实答案浮现之后,把它写下来,好好地研究,反覆阅读。等你準备好,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问题。

我做此选择是为了什幺?

有一次在工作坊中有人问我:「如果你能够得到你在这个世界所想要的任何东西,一个能够使你的生活,变得完全像你希望的样子的东西,那会是什幺?」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得到精神的启发,所以我答道:「钱。」这句话一说出口,我可以感觉到在场的人都颇不以为然。问话的人眼睛眨都不眨,继续问道:「你想要的是钱,还是想要钱所能够带来的经验。」这下可好了。我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。最后我说:「我想要钱能够带给我的自由。」「那幺你为什幺不直接说要自由,让宇宙以合乎天命和正确的方式,把它带给你?」我这一辈子都还没有从那样的观点想过这个问题。

我们在生活中, 经常会做某些事情或不做某些事情, 开口要某些东西或努力不开口要东西,因为我们相信,採取这种行动或不做这种事情,会获得某个预期的结果。事实上,我们只要专心追求我们想要的经验,达到这个目标的适当方式,便会自然而然地出现。在情感关係中,甚至在跟我们自己的情感关係中,我们都想要某种特定的经验,而且我们会拟定一条我们相信能够製造这种经验的途径,我们会买一些东西,以获得别人注意;我们会说一些话,以使自己感觉被接纳,我们会避免说一些话,以免受人摒弃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我们不想要的事物上,而这种做法却造成更多不快的经验。接下来的问题会协助我们辨认出,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哪里,以及我们试图製造的是何种经验。遵循相同的程序,把答案写下来,好好地研究。对自己多问几次这个问题,因为如果你和大部分的人一样,你会同时想达到一个以上的目标。慢慢来,不要急。这个程序可能会持续几个星期,可是把这个问题弄清楚,是很值得的。

我真正想要什幺?

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,因为前面的问题,已经为你提供了答案。答覆这个问题的程序很简单,先拟一份清单。把你从前面几个问题得到的答案或领悟全部写下来,把每一个答案变成一项声明:「我真正想要的是—。」答案儘量简单明了。例如:我真正想要的是体验行动自由;我真正想要的是获得接纳;我真正想要的是获得注意等。小心地研究这份清单,以确定你没有强迫任何人为你的希望负责。这表示,你必须避免提出这种声明:「我真正想要的是获得父亲注意。」或是「我真正想要的是,得到某某人的爱。」你只要把这些特定对象删掉就行了。这步骤的关键在于,你必须记得,如果有什幺东西是你不能给自己的,就没有人能够给你这个东西。一旦清单拟好,你就必须为製造你想要的东西负起完全的责任,然后你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问题。

我如何创造这个经验?

获得这幺长远的进展后,你应该已经对自己想要什幺,以及你在追求什幺样的经验,有了明确的看法。你已经展现你接受真实的能力,也愿意「信任」。你已对自己以及你与别人的互动方式,学到许多。你现在能够刻画出你的弱点和优点,你的恐惧和小缺失。你愿意接受新的经验,也愿意对建构这些经验负责任。你已準备带着明确的意图,做更好的选择。你的膝盖已经弯下来,两脚踏稳,準备以冠军姿态展开这项赛跑。下一步,原谅!

你不能满怀着「 应该怎幺怎幺」、「可以怎幺怎幺」、「会怎幺怎幺」的心思向前进。唯一能够减轻你的负担,让你可以爬上三楼的办法,就是原谅。你已仔细检讨过自己,很清楚你有哪些事情没有做得很好。我知道这种程序很有效用,可是我也知道,你只是个凡人。因为你是凡人,你将会拚命责怪自己。不要这样!你还得更认清自己。切记,你不能把自己修好。你必须知道,为什幺你会这样做或没有这样做,你做了什幺或没有做什幺。你不知道应该怎幺做,这就是为什幺你会做某些事情的原因。你想知道下一步的正确作为。你在地下室的时候,就应该已经放弃所谓正确作为的需要;你想知道他为什幺会跑掉,或她为什幺能够安然脱身(根据你的感受),为什幺你被留在这里受苦挣扎。小心,如果再继续责怪别人,你可能被送回地下室!

心怀宽恕,才能向前进

我也是个凡人, 这些也是我一直想弄清楚的事情。在走过自己的垃圾堆之后,我发现,不论我试图把多少经验或多少自己的垃圾,扔给别人,最后总会知道除了我自己之外,根本没有人有责任。不错,只有我!都是因我做了这个选择或没有做那个选择;我没有清楚表明,我不够诚实或不够心甘情愿,才会带着怪异的期许到外头寻找麻烦,自食恶果!我发现自己处于这种混沌期的麻烦时,宽恕总是能够帮助我。

原谅自己,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幺,而是因为你一开始居然认为自己有错。你可能以为自己有什幺不对。因此你把自己藏起来,用好听的话、可爱的动作和奇怪的藉口来掩饰自己,而骨子里你可能想道:「我希望他们不要发现我是—。」在内心深处怀着这种感觉,会模糊掉你的视觉,左右你的作为,并可能使你与你追求的经验无法匹配。原谅自己,不是因为你未能体认出各种迹象;而是因为你不了解,要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唯一的办法便是,去和你并不想要的东西相处一段时间。

以下是个非常简单的练习。连续七天,每天上午和晚上把下面这句话写三十五次—

「我原谅自己居然认为,我曾经做错任何事情。」

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你就是在为自己和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。

不论任何事情或任何人出现在你的脑海之际,就把这句话写下来。如果你实在无法摆脱掉别人也脱不了关係的意念时,记得用下面这句话—

「我原谅自己居然认为,某某人曾经做错任何事情。」

这样你就不会想责怪别人。不论这些人是谁, 他们并没有做错什幺,他们只是跟你一样,试图发现他们不想要什幺,以弄清楚他们究竟想要什幺。

出发

釐清一切、检查自己的意图和期许、诚实地去体认自己想要的经验,并原谅自己背负了这幺多的垃圾—这有如拔掉智齿一样,可能需要一段时间,才能使伤口癒合!好消息是,不论你在这个期间面临什幺事情,这种癒合程序,都会持续发挥效用。你可能会碰到家庭、工作或职业上的问题,也很可能碰到情感问题;不论是哪一种问题,经历这种釐清的程序,都会使你能够清晰地洞察一切。如果你正好独自一人,没有情感关係,你可能会顺利度过这个阶段—独身的时候,总有很多时间对自己下功夫。

那些正捲入情感关係的人, 会多一些额外的需求, 必须设法拨出时间单独做这件事,必须努力腾出空间完成呼吸和记录练习;在此同时,情感关係仍在继续进展,各种问题也继续纷至沓来。总有人说些什幺话,而你觉得需要有所反应,此刻你的任务是,善用你觉得有效的任何精神清洁剂,去解决问题。切记,莫将手指指着别人;不要责怪任何人,也包括你自己!不要指控什幺,另一方面,要负起责任。在此同时,不要大发娇嗔,不要跺脚,也不要闷不吭声。最重要的是,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,摒弃这些成长的历程。

所有的改变都必须在无形中进行,才能变成有形;混沌期是个活泼的时期,即使你受到伤害,满怀怒气,你也必须相信,你正在改变及成长。你体内正进行疗癒的工作;虽然你看不到,可是这并不表示它并未发生。多一点心甘情愿,用信任包覆自己,切记「真实」,做一点清灰尘的工作,负起责任。想要发现自己和发现爱,需要下一点功夫,你也必须愿意耐心负责地做这件事。只要保持眼光清晰,带着诚恳的心意,你就可以做到这点。万一受到伤害,你必须使用哪一种清洁剂?如果生气了,要使用哪一种清洁剂?如果你失去耐心,要提醒自己,你已经走了多远的路,已经把自己治好了多少。

在此同时,永远记得,你正攀登爱之家的阶梯。有人在指引你,你只要祷告,就能够获得你所需要的人或讯息。有时你会胆怯,步步惊心,觉得旅程漫长得难以单独进行,但你绝不孤独。有时,你也会昂首阔步,勇敢向前迈进,而这种经验会让你十分自豪,不要忙着为自己的成长和进化居功。你也可能发现,自己处于很想表现地下室行为和态度的情况。不要害怕!要确信,你不可能失败,要知道,你不必迷路或失足,你不必跌倒,也不必坠入消极的思维和机能障碍的情感关係里。

本文出自《当爱搁浅时,所能做的也只有爱:找到自己与真爱的发现之旅》九印文化出版

爱上不该爱的人

【想看更多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