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枉的大多数 亟需的冷静期

冤枉的大多数 亟需的冷静期上周末,香港电台邀去做《香港家书》,裏面的两段话,也是笔者对香港现状的一个观察:以往,香港是个真正的多元社会。无论对什幺事,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意见和立场,大家毫不介意,愉快相处。就像一张彩色照片,灿烂多姿。今天,这张彩色照片,彷彿变成了黑白照片。不只如此,而且忽然之间,社会上,变成了非我即敌的对立...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