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思想坦克》看大象席地而坐

《思想坦克》看大象席地而坐

本文作者为洪浩唐,原文标题:拼图攻略,一种解读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路径,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。

「满洲里的马戏团有一只大象,牠他妈就一直坐在那,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牠,也可能牠就喜欢坐那儿,很多人就跑过去,抱着栏杆看,有人扔什幺吃的过去,牠也不理。」

电影一开始就提到这则略带诗意与禅机的传闻。然后观众会发现,剧中主要人物似乎都将这则传闻当成一组密码,企图解开他们各自面临的人生难题。但,观众若要问为什幺?或者,凭什幺?

在刚看到《大象席地而坐》这样让人摸不着头绪的片名时,笔者非常好奇,除了用柏林影展、金马奖得奖作品等「桂冠加持法」外,电影发行公司会用什幺方式来行销这部电影?因为在商言商,影展得奖作品并不一定是票房的保证。而且以该片所显露的「艺术倾向」、和不那幺「亲民」的片名,则很可能会吓跑一堆视艺术如畏途(甚至如寇雠?)的观众。然后,就更不用提,这是一部长度将近四个钟头,内容不含偶像明星、怪物或魔法,而强烈考验观众体力、耐力或专注力的电影了!

《思想坦克》看大象席地而坐

其实,行销「非类型」电影本来就十分具有挑战性,因为它没有(或较少)「前例」可循。电影行销者没有办法用简短的敍述(例如:武侠、科幻、侦探、恐怖、浪漫爱情…),快速地让观众在观影前,对剧情有一定程度的想像或期待,进而产生兴趣并进场消费。

但有时候,特别是对于厌倦了类型片的俗滥套路、而相信电影除了娱乐仍有其他面貌与功能的可能性的观众而言,这种难用三言两语概述的特点,反而才是该片的一大「优势」吧?

关于行销,暂且先让片商自己去伤脑筋吧!如果真要(没有行销压力的)笔者在社群网站,快速地介绍这样一部似乎难以被归类的电影给同温层的朋友(并适度地勾引他们观影的兴致)时,我可能会这样形容:这是一部多线敍述的电影,概念上可以说是《偷拐抢骗 Snatch》(2000,盖·瑞奇导演)的「忧郁文青」版。

希望这种有点「跳 Tone」的形容,不致冒犯到本片的创作者们?而笔者的重点在于,提供一种解读路径(本片的解读路径当然不止一种),在儘可能不「剧透」的状况下,让观众试着从观影过程中获得一些(预期之外的)乐趣。

在阅读多线敍述的小说或电影时,有一个很重要的「快感」来源,就是读者在与(乍看)複杂难解的文本一翻「缠斗」后,终于逐渐「了解」剧情的过程,就像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一幅拼图一样,那种伴随而来的「成就感」,显得格外珍贵——本片也可以作如是观!

《思想坦克》看大象席地而坐

本片主要的故事线有四条:一个与朋友妻子偷情的黑道混混(朋友发现后因此跳楼身亡);一个为了挺朋友却意外打死人的高中生;一个跟学校师长搞暧昧,却在社群网路被公开的高中女生;一个甫被女儿送到养老院的老人。这四个原本不怎幺有牵连的人物,唯一的共通点就是:他们刚好都听过满洲里的那只席地而坐的大象。

甚或是一种救赎?这看似荒谬的反应,导演用了相当大的篇幅娓娓道来,企图说服观众,这其实是人类的「正常反应」——当人们在被现实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,就越会寄望那些遥远、超乎自己人生经验、而可能并不存在的事物。(例如,南海挖石油、性爱摩天轮?)

就像《偷拐抢骗》里面的那颗,引发原本相安无事的各路人马因而产生互动的钻石一样,在本片中,大象也扮演着串起剧中主要角色的触媒。(稍稍不同的是,在本片中,观众和剧中人自始至终,都没真的见到那只大象?)但随着剧情的发展,观众就会发现,大象其实只是个引子,透过对这四个人物的近身描述(大量人物背影跟拍镜头,也是本片另一特色),你会发现他们彼此竟都是有所关联的?这就是前述那种拼图的乐趣,也是本片作为一部多线敍事电影的魅力之所在——导演对剧中人物的细腻描写,让他们的言行动机变得更为立体、可信,进而让观众在观影的过程中,逐渐产生一种「同理心」。

《思想坦克》看大象席地而坐

或许有人会问:难道大象在本片中的功能,只是作为引子,而没有其他隐喻?那为什幺不是长颈鹿、犀牛或老虎?虽然笔者个人认为本片中大象可能有两个隐喻: 第一,天地不仁。第二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但我猜这个问题恐怕是不会有「标準答案」了?倒不是因为原创作者胡波已然长眠,而是「作品一旦完成,作者便无须也不宜多作解释」的通则。况且,就艺术创作而言,好的作品自会与读者或观众对话,作品的「歧义性」也是一种观影的乐趣——但那似乎又是另一种解读本片的攻略了?

上一篇:
下一篇: